重生大時代之1993
小說推薦重生大時代之1993重生大时代之1993
由于花生米和嗦螺基本还没动筷子,两人就炒了一个红烧排骨。
文慧由于吃了夜宵,这会儿只陪着他小口喝啤酒,基本不怎么动筷子夹菜。
这女人的手艺真是不错,不论什么菜让她做出来,味道就变得不一样,好吃。
埋头苦吃,一口气干完一瓶啤酒,发现文慧在旁边静悄悄地看着自己。
张宣打个酒嗝问:“你这样看我干吗?”
文慧轻轻晃了晃手里的酒杯,临了喝一小口,斟酌一番开口:
“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对不起双伶的事情了?”
这个问题很突兀,张宣很是惊讶,抬头看向她。
见他死死盯着自己,文慧笑笑道:“我发现你妈今早不太愿意搭理你。”
张宣夹一粒花生米放嘴里,嘀咕:“这很正常,我妈经常不愿意搭理我。”
文慧视线落在那里花生米上,看着它被扔进口里,看着它被嚼碎吞下去,想了想,她也夹一粒花生米尝了起来。
细嚼慢咽一阵,她说:“我听双伶讲,你们母子俩感情一直很好,从没有红过脸,很明显你刚才撒谎了,对吗?”
宫保吉丁
张宣瞥她一眼,自顾自喝酒,没理会。
文慧不以为意,又喝一小口,把杯子放下。
端坐身子说:“你妈不辞辛苦、从老家千里迢迢来看你,不可能一见面就对伱发难。
尤其不会在你功成名就的时候发难,除非你做了让她愤怒的事情,超越底线的事情,对吗?”
此刻张宣心里有些拧巴,为什么自己身边就没一个蠢点的女人?
见他还是不说话,文慧继续讲:“你妈今天早上给双伶夹了5次菜,给我和青竹各夹了一次,没给你夹过一次。”
醉瘋魔 小說
张宣一怔,细细品味她刚才的话,他就算再蠢也琢磨出味道来了。
在老男人眼里,
文慧不是什么小气之人,也不是什么爱管闲事的人,而现在反复问自己,那肯定有缘由。
张宣凝望着她的眼睛,沉思些许,忽然明悟,“今早上我妈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文慧摇头:“没有。”
抗日新一代
张宣不信:“真没有?”
文慧巧笑道:“真没有。”
见她不愿意说,张宣拿起一杯酒跟她碰一个就说:“不管有没有,我敬你一杯,谢谢你。”
文慧没拒绝,爽利地一口气干掉就问:“可以跟我说说你们家乡的事情吗,我没去过农村,一直很好奇。”
张宣说:“你想听哪方面的?”
文慧拿起啤酒给他倒满一杯,然后给她自己也倒满一杯,“都可以。”
张宣说:“你们城里人没去过农村,可能会充满新奇。
但农村真的没什么好讲的,除了山清水秀外,就是苦难。”
他回忆道:“从我记事起,家里就一直比较穷,很少吃纯净的白米饭,也很少吃肉。
我6岁开始读学前班,也是6岁开始就要跟着一些老人去山里放牛。
当然了这时候其实是去打酱油的,自己都需要邻居照顾,就别说牛了。
但这算是我们那里的传承吧,一批老人帮着照顾一批小孩。等到10多岁后,放牛时就是这些小孩反过来照顾老人了。”
文慧问:“你们家喂了几头牛?”
张宣回答:“一头黄牛,不过一年要下一次崽,每到春耕时就比较累。”
文慧问:“是因为犁田吗?”
张宣摇头:“不是,春耕起,地里土里到处是阳春庄稼,放牛就不敢开小差,要时时刻刻跟着。
要不然牛准保偷吃别个地里的东西,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两家人互骂,甚至互打。”
文慧偏头想象那一番光景,临了跟他干一杯。
喝完,她又问:“你小时候一直在放牛?”
张宣告诉她:“也没,只放了7年,学前班到6年级。”
文慧好奇:“初中为什么不放了?是因为寄宿?”
张宣沉吟几秒:“不是这个原因。是初一刚入学时,我爸出意外走了,我妈身子骨又不好,还要喂4头猪,我们三姐妹弟平时都不在家,就把牛卖了。”
文慧露出歉意的神色:“对不起。”
张宣笑笑:“没事。”
等他吃完一块排骨,文慧又问:“你和双伶是初中同学,你们第一次见面就互相有好感吗?”
张宣喝口酒:“没。”
文慧问:“你们不是一见钟情?”
张宣再次摇头:“不是,当时双伶的条件太好了。
爷爷是镇长,爸爸是镇上出了名的有钱人,妈妈是医院的医生,姐姐是同济大学的高材生,我哪敢乱想?”
文慧问:“那你们是什么时候到一起的?”
张宣说:“高三,高考前。”
文慧很意外:“我感觉双伶似乎喜欢你很久了一样。”
张宣没否认:“你的感觉没错。”
文慧问:“那?”
张宣知道她要问什么,如实说:“我初中喜欢的是另一个女孩。”
文慧看着他。
张宣叹口气,“既然说到这了,我也不隐瞒你了,那女生是双伶的闺蜜。”
文慧笑笑,问:“你们为什么没走下去?”
张宣说:“性格不合。”
文慧从他身上收回视线,瞅着杯中的酒问:“是不是因为双伶?”
张宣看她一眼,“有这方面的因素。”
文慧问:“你移情别恋?”
张宣说:“不是,那女生察觉双伶喜欢我后,慢慢就生了矛盾。”
文慧问:“所以双伶从她身上吸取了教训,对吗?”
张宣:“.”
文慧垂着眼睑:“米见也是双伶的闺蜜吧?”
张宣:“.”
文慧并不放过他:“米见比双伶更漂亮对吗?”
张宣:“.”
文慧继续:“让我猜猜?双伶在梦里都那么紧张米见,很显然这个叫米见的女生非常优秀。
而一般优秀的女生都有自尊心,尤其是在得知你有女朋友的情况下,我猜你应该还没得逞。”
张宣豁出去问:“为什么这么猜?”
文慧不看他, “理由非常简单,要是米见很容易被你拿下,那肯定就不会让你那么动心了。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句话虽然很浅显,但很适合你们男生。
而如果米见真的很优秀,假定她也被你吸引,那就更加不可能让你这么快得逞了,这关系到脸面和矜持问题。”
张宣:“.”
文慧说:“让我再猜猜?既然米见你还没得逞,那你是和另外的女生产生了纠葛,对吗?”
张宣:“.”
一连五问过后,文慧一口气把杯中酒喝完:
“我现在终于想通了,你妈今早为什么那么反常了。”
ps: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