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設計師:你們不懂慈善
小說推薦遊戲設計師:你們不懂慈善游戏设计师:你们不懂慈善
“感情?真是可笑!”
看着陷入寂静的直播间,颜康不屑一声。
“游戏就是单纯的为了乐趣!玩家要什么,我就给什么!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游戏!”
颜康冷笑着关闭了云沐沐的直播间。
花心总裁冷血妻
本以为对方是受云枫的安排,暗地里策划了什么,没想到只是如此而已。
一个小女孩的率性而为,能有什么作用。
“大局已定,不出几日,有我们的无敌版游戏在前,这造梦西游3的人气和收益,势必惨淡!”
鼻子哼出一口气,颜康无比自信。
吴客皱了皱眉,有些不赞同颜康的观点,但是也找不出什么反驳。
这些年他和颜康作为游戏开发者,终究是角度不同了,虽然云沐沐的话语给了他些许感触,但也不过是感触而已。
吴客看着颜康,半晌才定定说道,“希望你是对的吧……”
与此同时。
魔海市的一个角落,网吧里。
在云沐沐说出那番话后,挂在直播间黑听的青年先是一愣,紧接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的电脑屏幕上,是金庸群侠2无敌版的游戏。
“咦,你怎么啦?”身旁的死党好奇。
“你的‘赵日天’一身99属性点,已经练成了辟邪剑法,接下来应该无敌了,正该去光明顶吊打六大门派装逼,怎么这个时候停了?”
青年没有回话,想起了之前在原版游戏中,自己无数次惨死敌手的回忆。
或杂鱼、或扫地僧、或不要脸的把自己设计成boss的游戏开发者。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见过无数次的结尾词浮现在青年脑海,青年鼻子一酸,有了决定。
“算了,不玩无敌版了,没意思。”青年笑了笑。
“哈?开玩笑吧你,这都快打通了。”死党上上下下打量了青年一般,有些不可思议。
他们上机一小时了,就是为了比一比究竟是对方的辟邪剑法,还是他的九阴九阳神功厉害,结果事到临头,对方弃坑了?!
“不是弃坑。”青年摇了摇头,“就是觉得没什么意思。”
“那你打算怎么办?”死党纳闷。
“我打算重新玩一遍原版,先通关一次再说!”青年眼睛明亮起来。
看着屏幕上自己取的“赵日天”这个陌生的id,青年眼神无比复杂。
曾几何时,自己还是萌新的时候,从不会仗着自己属性无敌,取这么一个牛逼哄哄的名字。
如今破解版一出,自己居然舍弃了之前打游戏一直用的昵称,取这么一个id装逼,简直是不要脸!
悔意蔓延上心头。
不再留恋,青年退出了粗糙的劣质网站,重新进入好久没有访问的风云玖玖游戏网。
最近游戏里的显示,金庸群侠2赫然在列。
青年深吸一口气,仿若看待老朋友一般,重新进入了游戏当中。
目光温和,这一次,他没有再纠结地在面板刷属性,径直输入了自己惯用的,朴素id。
【是叫“无敌最俊朗”吗,真是个好名字呢……】
随着游戏的旁白,青年熟悉地进入游戏。
【初入江湖,你偶遇“采花贼”田伯光对一女子上下其手,请问你要?】
青年一脸不耻,“猥琐的采花贼!”
画面里,田伯光朝“无敌最俊朗”拱了拱手。
【相遇即是有缘,少侠不如与我田伯光结为异姓兄弟?】
青年脸上不屑更深,“我无敌最俊朗,不与三教九流为伍!”
【我愿与小兄弟共享此女子。】
“大兄,请受小弟一拜!!!”青年面色一改,露出猥琐的笑容。
“你特么?!”身旁,死党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奇葩伙伴,一脸蛋疼。
扭过头去,死党决定“不认识”这个人。
操作着自己的“叶良辰”,死党继续在游戏中驰骋。
只是过了半个小时。
看着自己将游戏打了个速通,同伴却依旧在蟾蜍洞穴里磕第99个头,并且乐此不疲。
死党突然感觉这游戏也莫名的索然无味了。
“算了算了,本大爷爷来陪陪你。”突然,死党傲娇一声,也重新打开了原版游戏界面。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货真价实的最速通关,等着瞧把你!”
“呸,玄冥神功到手,你个初入江湖的小子在我面前就是个弟弟!”
“呸,之前谁叫爹来着!”
嘴上不服输,死党也开始了游戏。
【是叫“诡计多端的0”吗,真是个好名字呢……】
……
破解版游戏的热潮在消退。
而且是以一种连云枫都觉得惊讶的速度在消退,就好像刚开始,就要结束一般。
在云枫想法里,玩家对无敌版、破解版游戏的喜好应该会持续一段时间,然后时间积累下的负面反馈才会让这类游戏不再那么受追捧。
可现在。
虽然依旧有大量玩家尝试各种各样的破解版游戏,但远不像之前那般趋之若鹜,总体的访问数量也在不断减少。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企鹅游戏部内,颜康歇斯底里的咆哮声响起。
一阵又一阵的物品砸碎声噼里啪啦的响起,隔着办公室的门,都能让工作区的员工听得清清楚楚,一个个噤若寒蝉。
星際 工業 時代
吴客站在角落,默默看着这一幕。
……
“我们网站的人气在渐渐回流,流水也慢慢恢复正常了。”
屏幕前,萧阳如释重负地笑了笑。
众人纷纷发出欢呼。
“哈哈,这下那些人知道厉害了吧,可不是所有的游戏都能魔改成破解版无敌版,那样的游戏能有什么意思。”
林天兴奋地握了握拳头。
“总而言之,没事就好。”方河笑道。
“对了!”这时,彭墨好像想起什么一般,抬头说道:“那我们之前说的,在网站内适度添加增强版破解版游戏的方案,还做不做了?”
众人面面相觑,也才想起这件事。
“不做,还做什么!”云枫谈笑间站起了身,拍案了。
“让玩家们自己选择就好。”
“当他们觉得一个游戏平衡极不合理时,自然会有人对其破解,修正,而不是单方面地由某些个体来决定。”
云枫眼中闪烁着光芒。
这个时代终究和他所在的时代不一样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玩家们也是影响游戏行业的一大主力,而非由大流和舆论所操控的羊群。
一个云沐沐不知道影响了多少人,而那些人,又将影响多少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