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從獻祭祖師爺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獻祭祖師爺開始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玄冥图腾,通天路的尽头。
那古老的祭坛渐渐腐朽,这座世界的渊祖之力彻底被黑棺吞噬。
此刻,苏玲珑再无阻碍地踏上了那座腐朽的祭坛。
无尽的水源从通天路上涌来,化为离合的玄光,交织变换,化为一尊奇异的法印,镌刻在了苏玲珑的神魂深处。
嗡……
整座世界都在颤动,与苏玲珑的神魂产生了共鸣,可怕的气息不断向外扩散,甚至于震动于黄金大殿。
此刻,苏玲珑仿佛便是这座世界的主宰。
她的气息都变了,高贵清冷之中多了一丝神圣之上的味道,水浪滚滚,好似她的衣裙,将那婀娜的身材衬托得更加动人。
水蓝色的眸光转瞬即逝,如同大海汪洋,不可测度。
“玄冥劫……主人……不对,前主人终于掌握了玄冥劫……”大鲤子瞥了一眼周道,忍不住说道。
“玄冥劫……确实是玄冥劫……”周道喃喃轻语。
如果不是他的出现,苏玲珑很可能会被渊祖的力量所感染,即便她能够与之契合,扛过去,掌握玄冥劫,日后也会被王通算计,成为其掌握渊祖之力的钥匙,徒为他人做嫁衣。
如今,苏玲珑却是真正掌握了玄冥劫,再也没有任何隐患。
总有神仙想害我
另外,九大妖神图腾,如今刹那,玄冥孕育出的渊祖之力已经被黑棺镇封。
霍锦璃体内的【苍神劫】自然也要落入周道的手中。
如此一来,初代道王留下的九大妖神图腾,周道便已经掌握了三分之一。
“王通,你说你是道王转世?”周道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主人,前任主人的气息变得有些不像人类了……”大鲤子感到难以形容的心颤,那是源于血脉本能的恐惧。
“以人类之身承载妖神血脉,自然会有些变化。”周道轻语。
初代道王的手段的确恐怖,竟然能够从寻常妖物的血脉之中返本归元,研究出妖神之力,便以禁制将其禁锢,使得后辈能够掌控。
这种力量若是被妖物获得,说不定就能够觉醒血脉中的始祖之力,进化为真正的妖神。
严格来说,大鲤子也算是玄冥妖神的谱系,那也是它的进化方向之一。
所以,掌握【玄冥劫】的苏玲珑才对它有着先天的震慑之能。
“这个女人真是得天独厚……”周道忍不住咋舌。
苏玲珑本就是年轻一辈中第一个踏入道境的存在,如今又掌握了【玄冥劫】,实力大增,彻底坐实了第一人的名号。
只怕今天之后,她在龙虎山的地位还要大涨。
嗡……
天空中,水气散灭,如烟云缭绕。
苏玲珑容光焕发,变得越发动人,眉心处隐隐有玄奥符文闪烁,转瞬即逝。
她踏空而来,衣裙飘飘,好似谪天仙子。
“师姐,恭喜你掌握妖神大劫,从此前途无量。”周道笑着道。
“我知道这次如果不是你,我也渡不过这重劫数。”苏玲珑轻语。
她深深看了周道一眼,美眸中涌起凝重之色。
很显然,经过这次生死,周道在苏玲珑心中的地位无限拔高,他的身上缠绕着神秘的光环,再也不是什么灵脉的新晋弟子。
此人的身上藏有大秘,绝非寻常。
“这份恩情我记下了。”苏玲珑淡淡道。
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欠过任何人的人情,更不用说还是个男人。
这算是她的第一次。
这种感觉,让一直清冷孤傲的苏玲珑颇感奇特。
“我们走吧。”苏玲珑一挥手,周围的场景便开始变化,眼前的通天路如同一道水帘缓缓掀开。
掌握【玄冥劫】的苏玲珑便等于此地的主人,在这里,她可以随心所欲,无法无天,如同神明。
只要有她在的一天,便再也没有人可以进入这座世界。
轰隆隆……
黄金大殿内,一道豪光爆射,从玄冥妖神的图腾之中冲将出来。
一道水光冲天,宛若碧波荡漾,引得整座锁妖狱都随之颤动,好似翻波怒海中的一叶扁舟。
那些被关押的妖物都忍不住发出了恐怖的哀嚎声。
“龙虎山的气运当真了得,黑帝大人曾经说过,这座山址非同小可,当年曾经是那一教的道场。”
“妖孽之姿,又有人染指了我妖族大秘……可恨!可恼!”
“玄冥……那是玄冥妖神……真龙之敌……玄武之疾……龙虎山的道士果然可怕……”
锁妖狱深处禁地,一道道可怕的神念在虚空中相互交织。
古往今来,但凡能够关押在这里的妖物俱都是突破了大妖境的存在。
……
此刻,龙虎山,乾坤大殿。
五脉高层齐聚,灵脉首座【万法象】,道脉首座【虚凌空】,祖脉首座【寇天官】以及地脉首座【楚梦师】都不约而同地看向殿外。
“师妹,你们地脉果然出了一个大才,道境之身,掌握玄冥大劫……实在不可想象啊。”
寇天官晃动着如十月怀胎般的肚子,眯着眼睛道。
“玲珑这孩子也算争气。”楚梦师的脸上也难得地展露笑容,即便在这种场合,她也忍不住夸了一句。
苏玲珑掌握的妖神大劫与霍锦璃体内封禁的妖神大劫可是两码事。
“楚师妹,恭喜了。”虚凌空面无表情道。
“嘿嘿,虚凌空,你这声恭喜怎么这么不情不愿?怎么?就许你们道脉出人才?”万法象咧嘴笑道。
“万法象,你胡说什么?”虚凌空怒目圆瞪,可怕的威势宛若一阵狂风席卷大殿。
“怎么?想打架?骨头痒了?”
“你当我怕你不成?”
两大首座针锋相对,一旁的弟子听得是战战兢兢,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好了,两位不必争执。”
前妻,劫个色 芒果冰
就在此时,一位面容清瘦,带着病容的道士抬手,阻断了两人的目光。
众人目光投去,带着恭敬之色。
就连万法象与虚凌空也是缓缓收起了敌意,未曾继续争执。
天脉首座【赵希夷】,他在龙虎山的地位可是高得吓人。
传闻,天脉之中,除了首座弥觉罗之外,便属他的实力最强,当年可是跟九神柱掰过手腕的存在。
“师姐,这是地脉的大事,我会上禀掌教师兄,举行大典,授予玲珑师侄符剑印。”赵希夷表态道。
众人闻言,俱都动容。
符,剑,印乃是道门三宝,举行大典,授予三宝,这是极高的荣誉。
从此以后,只怕苏玲珑这个后辈便要跻身龙虎山的高层了。
“有劳了。”楚梦师稽首道。
“赵师弟,这些日子掌教师兄去了哪里?”寇天官忍不住问道。
“进来镇魔司与御妖司似乎都动了……”赵希夷点到即止。
“都动了?难道是为了……”虚凌空眉头一掀,露出凝重之色。
“炎柱,气柱还有雷柱都已从京城出来,六大魔主也动了两位……只怕纷争不小。”赵希夷淡淡道。
我家保镖1米3
“诸位,掌教师兄临走时说了,我等谨守山门,勿生妄念。”
“谨遵法旨。”众人稽首齐语。
……
黄金大殿内。
当苏玲珑与周道出现的那一刻起,便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玲珑师姐果然逆天,龙虎山第一弟子的名头不是吹得,真的掌握了玄冥劫。”
“不是说王通师兄才是道王转世吗?现在除了他之外,还有人可以感应妖神大劫。”
危險同居
“那不是王元吗?他怎么跟玲珑师姐走得这么近?”
“放屁……卧槽……还真是……不是说玲珑师姐不近男色吗?”
众人的视线渐渐转移到了周道的身上,炽热的目光变得暧昧起来,疑惑中多了一丝嫉妒。
龙虎山上下都知道,苏玲珑一心清修,平日深居简出,别说跟一個男人走得如此之近,就算说话都极为少见。
此刻,苏玲珑与周道比肩同行,有意无意间甚至没有半点距离。
这让许多癞蛤蟆想入非非。
“你们跟我来。”
就在此时,夏红鱼出现,帮两人解了围,引着他们直接离开了黄金大殿。
“玲珑,恭喜了,有了男人就是不一样。”夏红鱼调侃道。
“胡说什么呢?”苏玲珑刚要辩驳。
“师姐,你这是羡慕了还是也有想法了?”周道凑到夏红鱼身边,笑着道。
“伱……你乱说什么?”
夏红鱼的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俏美的脸蛋泛起潮红,直接蔓延到了耳根。
“师姐,你脸怎么红了?”周道追问着。
“我……哪有!?”夏红鱼加快了脚步。
苏玲珑看在眼中,脸上不由地浮现出微笑。
片刻后,夏红鱼领着两人来到了黑石宫殿前。
“登徒子,快进去吧,总狱官要见你。”夏红鱼没好气道。
“总狱官?见我?”周道一怔,露出异色:“见我干嘛?”
“我怎么知道……你进去不就知道了。”夏红鱼淡淡道:“放心吧,你是灵脉的宝贝疙瘩,不会吃了你。”
周道略一犹豫,还是推门走进了黑石大殿。
龙珠K
夏红鱼看着周道走了进去,方才转身,看向苏玲珑。
“玲珑,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善茬,你可别被他给骗了。”
“他才不会。”苏玲珑轻语。
“看样子你已经被他给骗了。”夏红鱼无奈地摇了摇头。
……
黑石大殿内,两旁的烛火泛着暗淡的光芒,照亮一方。
高高的王座上坐着一道身影。
“你来了……”
“是你!?”周道抬头,看着眼前那头戴草帽的中年男子,不禁露出异色。
此人赫然便是在淘宝会上,卖给他大妖河伯干尸的那人。
“你竟然是锁妖狱的总狱官!?”周道有些恍惚。
陆海王微微笑着,不由地站起身来。
“其实,从你第一天进入龙虎山的时候,我便已经注意到你了。”
“第一天!?”周道眉头挑起,露出警惕之色。
“我不明白前辈的意思。”
“你觉得这座锁妖狱怎么样?”陆海王没有继续周道的话,反而问道。
“内藏凶险,绝地幽冥……”周道给出了评价。
“你说的不错,这座锁妖狱的确凶险……”陆海王点了点头。
“早在龙虎山开山立派之前,这座绝狱便已经存在了,后来龙虎山祖师创立宗门,以无上神通,加固了此地的封印。”
陆海王诉说着过往的秘辛:“历代以来,锁妖狱都是一脉相传,并不在龙虎山的传承体系之中。”
“什么意思?”周道不解地问道。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锁妖狱只是龙虎山的一个分支,内部人员虽然也有不少是从龙虎山弟子之中选拔,可是真正的传承却不受龙虎山干涉……”
“尤其是总狱官这个位子,并非人人都可以担当……”
说着话,陆海王转头看向了周道,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看你就不错。”
“我!?”周道双目圆瞪,露出匪夷所思的神色。
“前辈,你在开玩笑吗?”
“你不愿意?”。
“不是……这……这太草率了……”
“草率吗?
说着话,陆海王步入大殿,抬手轻轻抚摸着黑色的殿柱,一股奇异的波动扩散出去,引得黑石大殿轻轻颤动。
这股波动很快传遍了整座锁妖狱,只是无人能够洞悉。
“这……”周道神色微变,露出惊疑之色。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深深刻印在周道的神魂之中。
“看来你感觉出来了……这种波动你不是第一次见……”
“黑狱!?”周道有些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传闻,在道门兴起之前,天地间存在着一座巨大的牢笼,好似堡垒一般,镇压着不祥……”
“后来那座巨大牢笼遭遇劫数,分崩离析,散落于天下各域,隐藏在深渊地底……大秦皇朝的黑狱便是它的一部分……”
“锁妖狱也是,天师道【生死塔】也是……它们都曾经属于那座巨大牢笼……”
“唯有特殊体质的人才能承载这种力量。”
说着话,陆海王咧着嘴,脸上的笑容越发浓烈,看向周道的目光迥然一变。
“周道,这话当初我在黑狱便与你说过……”
“什么?”周道猛地向后退了一步,简直不敢相信。
“你是……黑狱前辈!?”